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作為灰堡周報的關鍵人物,蜜糖的眼線可謂無處不在,稱得上是兼具了洛嘉與麥茜兩者的優勢。城堡后院的橄欖林更是如她的大本營一般,想要避開她的探知絕非易事。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
  正因為她總是能最先知曉城市里那些有趣的逸聞,因此聚會時一般都會吸引到眾多姐妹,例如現在,蜜糖身邊的女巫就是大廳里最集中的一簇。
  謎月和她的偵探團成員就不說了,夜鶯、溫蒂和書卷都不是好糊弄的人,連許久未曾露面的葉子也出現在人群中,似乎正在和蜜糖說著什么。
  「隱藏自己知曉的秘密,同時保住秘密。」
  希爾維望了大廳另一端的安娜一眼,想到那句囑托,只好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這幾只鳥兒怎么樣?”葉子的聲音很快傳入了她的耳中,“我在迷藏森林深處發現的新品種,它們個頭不大,飛得卻很快,而且膽子也大,一只便敢和偷巢的灰鷹互啄。我想你可能用得上,就帶了一窩回來。”
  只見對方的肩頭站著兩大一小共三只翠鳥,正親昵地在葉子臉頰邊蹭來蹭去,完全不像她形容的那般勇猛。
  “當然,謝謝你,”蜜糖開心地捧過鳥兒,“這么久不見,感覺你都能當訓鳥師了。”
  “大概是它們把我當作森林的一部分了吧。”葉子笑了笑,“話說回來,城里的變化還真讓我驚訝啊……多了好多房子不說,還有魔影和報紙這種新奇的東西。如果不是向森林深處的開拓同樣充滿樂趣,我一定會羨慕你們的。”
  “你也應該多回來看看才是,”溫蒂柔聲道,“大家都很想念你啊。”
  “我也很想你們……”葉子垂下眼眸,“但迷藏森林如今只有東南側的邊緣地帶處在叢林之心的掌控下,我必須長時間與森林融為一體,才能適應不斷擴大的意識。想要在戰爭到來之前控制整個森林,除了抓jin 剩余的所有時間外,別無他法……”
  “你也辛苦了呢。”書卷愛憐地*了*她的頭發,“以后讓閃電把每周的新報紙送到你手上,你就能隨時知道無冬城里發生的事了。”
  “這倒是個好主意,”謎月嚷嚷道,“不過報紙上記載的都是眾人皆知的事情,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那些只有人少數人才能知曉的秘密。”她望向蜜糖,“如果你有什么發現,記得一定要通知偵探團,我們這里有最強大的探秘者,保證能為你解開一切謎題。”
  聽到秘密一詞,希爾維的心一下提到了頂點。
  這個笨蛋,問得也太直接了!她要怎樣做才能引開話題?不……想要同時避開夜鶯和溫蒂的注意,又要不著聲色的帶偏謎月,對她來說難度實在太高了!
  “嗯,確實有不少啦……”蜜糖歪著頭道。
  “哦?”謎月眼睛一亮,連忙追問,“比如?”
  大危機,希爾維欲哭無淚地想,裝暈或裝醉有用嗎?自己根本沒有這樣的演技啊……抱歉,安娜,我已經盡力了。
  “唔,雖然我也很好奇,可我不能說出來。”蜜糖吐了吐舌頭,“特別是不能告訴羅蘭陛下——這是溫蒂姐的要求。她還說,無論發現什么異象,都要先向她匯報才行。”
  “誒?”謎月驚訝望了溫蒂一眼,“這不公平!”
  溫蒂咳嗽兩聲,“我這是為了女巫聯盟著想——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安全。”
  希爾維長舒了一口氣。
  如此一來,最后一個危機也得以解除。
  她也算是成功地守住了這個秘密……吧?
  于是,希爾維就在這樣的忐忑中,度過了她最為艱辛的一場晚宴。
  *******************
  晚宴結束后,羅蘭帶著安娜回到了臥室。
  如今這里已經裝飾成了兩人的婚房,在搖曳的燭光下,女孩鳳冠霞帔的身影顯得朦朧了許多,卻也多了一份別樣的柔美。
  他走上前去,輕輕取下她頭頂的冠蓋,挽起她的發梢,與她四目相對。
  在那雙湖泊般清澈的眼瞳中,他看到了蕩漾的情意。
  “叫我的名字,好嗎?”
  “安娜?”
  “不,”她眨了眨眼,“我的全名。”
  “安娜.溫布頓。”
  “再叫一次。”
  “安娜.溫布頓。”
  “能叫我十次嗎?”
  羅蘭輕笑起來,“多少次都行。”
  聽完他在耳邊的呼喚,安娜終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我這樣……是不是有些奇怪?”
  “是有點,”羅蘭刮了刮她的鼻子,“以后這個名字會聽到你耳朵起繭的。而且即使沒有冠上姓氏,你都是我的妻子啊。”
  在他原本的世界里,婚姻并不需要改變一方姓氏,所以他倒對婚后的叫法沒有太過在意。
  “話雖如此,不過我卻覺得這樣自己才算完整……”安娜按住胸口,“就好像終于不再是孤零零一個人了一樣。這大概便是儀式的意義所在吧……無論是戴上冠冕,還是改變稱謂,都是通過附加在外部的變化,來獲得一種自我認同。盡管人與人的感情并不需要儀式來驗證,但若缺少了這一環,之后回想起來時,也一定會覺得惋惜和遺憾吧。”
  “……”羅蘭忍不住伸手摟住了她。
  此時一切回答都顯得多余。
  兩人溫存片刻后,安娜開口道,“羅蘭,我能向你提一個要求嗎?”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還是對方第一次主動向自己提出索要。
  “嗯,你說。”
  “我想要擔任你的工業部部長。”
  羅蘭略有些訝異,“這倒是沒什么問題,不過你為什么突然……”
  “因為我只是一個出身偏遠小鎮的平凡姑娘啊,”安娜微笑道,“現在忽然成了灰堡的王后,肯定會有很多人心生不滿吧?”
  “放心,沒人敢在這上面多嘴的,”羅蘭安慰道。
  “如果一切都由你來平息的話,只會不斷加重這樣的猜疑,”她搖搖頭,“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一直躲在你的身后,只沉醉于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中。我想要做得更多,從正面讓別人無話可說。”
  從一名不為人知的女巫成為獨擋一面的人物么?羅蘭不禁揚起了嘴角,我從來也沒有打算讓你一直待在那狹小的后院之中啊……
  “那么如你所愿,親愛的。”
  “謝謝你答應我的任性,”安娜踮起腳尖,在他額頭輕輕一吻,“對了,你不是一直很好奇那天晚上我和夜鶯談了什么嗎?”
  “呃……”羅蘭微微一頓,“要說不好奇,肯定是假的,不過——”
  “沒關系,”她笑道,“那是一個約定,而且它已經完成了。現在……抱我上去吧。”
  蠟燭被一絲黑火所按滅,夜幕如薄紗一般,遮蓋了兩人的輪廓。
  這朦朧而美好的夜。
  ……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