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對于魔影引發的強烈反響與轟動,羅蘭并沒有感到絲毫意外。
  事實上拍攝完成的當晚,他作為制片人兼首批觀眾,在城堡大廳里欣賞這一帶有嘗試性質的劃時代作品時,同樣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虛擬幻境帶來的視覺沖擊感,絕不是三言兩語能夠形容的。
  現在想來,在舊圣城的倒影教堂中尚未有如此強烈的感覺,不過是因為符印所記錄的會議與慶典大多都為靜態影像,盡管新奇無比,但對感官的刺激有限。而一旦換成動態記錄,其真實*人的特點便能發揮到極致,比如從高空墜落時,哪怕明知道是假的,大腦也仍然會被雙眼所欺騙。
  連他都如此,更別提那些欣賞水平還停留在舞臺劇階段的普羅大眾了。
  魔影的成功早已是預料之事。
  不過也有一些事情出乎了羅蘭的預料之外。
  那便是魔影的效果好得有些過頭了。
  在第三場和第五場的演出中,出現了觀眾逃竄和昏厥現象。前者差點引發了踩踏,后者則被jin 急送往醫療院,如果不是有娜娜瓦坐鎮,只怕兇多吉少。
  而以上狀況都發生在回音的歌聲響起之前。
  顯然開場的鳥瞰鏡頭和長公主的狼化覺醒是問題的高發區。
  這還是針對富人設置的高價場,觀眾的見識廣度與接收能力都要比普通民眾高出許多,如果輪到一周后的平價場,恐怕情況只會更嚴重。
  意識到這點的羅蘭不得不重新修訂了播放計劃。
  原本他打算通過更換座椅的方式,來獲得更多的容納人數——例如把高價場的躺椅換成板凳的話,觀看人數便能立刻翻個倍,這也是平價場不允許自帶食物、酒水的原因。但若想防止踩踏,一推就倒的板凳顯然不太合適,最終他還是換成了可以固定在地面上的鐵制長椅,并要求演出前觀眾必須系上固定用的腰帶,以免發生災難。
  另外他對觀影者的年齡及身體狀況也做出了限制,超過四十五歲,或有恐高、心悸等病史的群眾,將不被允許觀看《狼心奇緣》。
  畢竟魔影對他來說也是新玩意,無論是新劇院的設計,還是觀影章程,都得從零*索起。
  連帶著魔影的火熱,那些作為贈品送上的小玩意,也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這數天里,市政廳接收到了十幾名商人的貿易申請,全是沖著爆米花和牛奶包裝袋而來,希望能爭得一個專營的機會。不過聽完巴羅夫的匯報后,羅蘭悉數拒絕了他們的請求。
  畢竟像爆米花這類膨化食品難以保存不說,本身也沒有任何技術難度。自己做供應源頭利潤微薄,提供技術合伙銷售又很容易被仿制,加上無冬城不是玉米主產地,競爭起來不具備任何優勢,因此還不如握在手中,當做吸引外來人口的甜頭比較好。
  至于包裝袋,則根本沒有余量拿去出售。
  它正是“橡膠蟲”飼養業的首批成果之一。
  經過近一年的培育,這些蟲子基本已在第三邊陲城安下家來,而古女巫對它的研究工作也有了相當大的進展——自從發現通過調節蟲子粘液與臟器分泌物之比例能得到柔韌程度不同的生物膠體后,研究內容便迅速明確起來。
  合成不同成分的樣品,再測試其耐腐、耐磨等性能,成為了塔其拉遺民的一項副業。
  液體包裝袋和吸管便來自其中。
  制作這兩樣東西并不是羅蘭的一時興起,它對軍隊的后勤保障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無論是盛裝食物還是消毒水,軟膠袋都能派上大用場,何況比起金屬或玻璃容器,它的造價要低廉得多,除了蟲子外,幾乎不消耗額外資源。
  盡管第三邊陲城已為飼養橡膠蟲新開掘了好幾個洞*,其數量也由最初的百余只變成了現在的近千,但對于戰爭的**而言,依然遠不能滿足。因此可以預見很長一段時間里,它都會是無冬的戰略資源之一。
  ……
  魔影上映后的第四天,羅蘭接到消息,北地珍珠伊蒂絲帶著莉芙亞回到了無冬城。
  他在城堡會客廳里再次見到了那名有過一面之緣的女子。
  對方看上去有些jin 張,卻沒有回避他的目光,眼神中隱約透露著一股認命之感。
  和上次的夜遇不同,在光線充裕的大廳中,羅蘭更加真切地看清了她的模樣——嬌柔的五官與削瘦的身形令她如同一支不堪風霜的花朵,長時間航行帶來的疲憊和虛弱更是令這種柔弱加深了幾分。但那股內在的不屈卻在支撐著她,令她不至真正倒伏下去。這種反差為她平添了一份姿彩,讓人要么忍不住心生呵護,要么想將其占有摧殘。如果落在其他領主手里,無外乎這兩種下場。
  她似乎便做好了這樣的準備。
  羅蘭不禁啞然失笑,雖說這個時代的貴圈確實很亂,但他并沒有那方面的想法。
  “放心,”他和顏悅色道,“這里比寒風嶺要暖和得多,也不會有人打擾到你的生活。待過一段日子后,你會喜歡上這座城市的。”
  “是……陛下。”她猶豫了一小會,隨后深深低下了頭。
  “那么你先去休息吧,會有人安排你的住所的。”羅蘭示意道。
  等到莉芙亞被親衛帶離,伊蒂絲才屈膝行禮道,“這樣就完了?我還以為您會和她多聊幾句,好熟絡下感情。”
  “要說的你應該都說了,我也沒什么好補充的了。”羅蘭聳聳肩,假裝沒有聽出感情一詞的含義,“怎么樣,此行還算順利么?”
  “當然,在孩子面前,她的選擇很果斷。”伊蒂絲回答道,“掃尾工作倒是比預計的多花費了些時間,但那些人絕不會再給您添麻煩了。”
  “干得不錯,”他點了點頭,“交給你來辦果然是個正確的選擇。”
  “多謝陛下稱贊,”北地珍珠笑道,“另外我還有一件事需要稟報——在返回的路上,我收到了一條工兵隊送來的消息。阿琪瑪沒能在東境找到「太陽之輝」,已經轉朝北方進發了。”
  果然……那道延長線來自旋渦之海對面么?羅蘭微微皺起了眉頭,若是只能向北的話,礦脈在灰堡境內還好說,萬一在其他王國就比較難辦了。
  “我明白了,”不過他很快恢復了常色,“你也下去休息吧。”
  “是。”
  走到門口時,伊蒂絲忽然回過頭來,“您也是——請陛下一定要注意身體啊。”
  “哦?”羅蘭有些訝異地望向她。
  “如果沒有了您的話,這個世界會無趣很多的。”她微微一笑,消失在大廳門后。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