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
  漫長的時間。
  卻充滿快樂。
  她仿佛又回到了四百年前的戰場,與仇敵浴血廝殺。只不過這一次,她不用擔心失敗后的苦楚,無需眼睜睜地看著朋友在懷中死去,也沒有了壓得喘不過氣來的任務重責。
  最妙的是,無論是魔鬼還是她自己,都能在廝殺中感受到利刃加身的痛苦。
  而有了痛苦,便有了真實。
  “雌性……我得說你干得不錯,”卡布拉達比將一條血淋淋的胳膊扔到地上,“雖然依舊沒有脫離爬蟲種的范疇,但已經比你的大多數同類強上不少了。我果然沒有挑錯人,你的表現令我愉悅!”
  “是么?”佐伊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隨后吐出口里的一塊碎肉,“可惜你的肉實在太難吃了點。”
  這是戰斗開始后的第五天……又或者是第七天?她沒有不借助日月星辰來估算時間的能力,只能根據身體的自然反應來大致推算日期。此處的時間應該是被定格在了一個循環內,例如干渴與饑餓感會在逐漸明顯時陡然消失,重新回到最初的狀態。如果將其視作一天的話,倒也合情合理,不然別說打上數年,幾天就能讓人動彈不得了。
  被斬斷的臂膀處傳來鉆心的疼痛——顯然這并非一場公平的較量,對方能用魔力凝聚成長劍,而她能依靠的,只有雙拳兩腳,外加一口牙齒。
  但佐伊一點兒也不在乎公平。
  因為勝負根本不是重點。
  戰場上追求的是殺死敵人,保全自身,可在這里不是。斬斷的肢體會在黑暗中重聚,無論受到多重的傷都不會失去意識,沒了死亡,痛苦則成了永恒。
  而制造痛苦,并不是非得用刀劍才能做到。
  她注意到,這是開戰數天以來,對方第一次主動放緩節奏,開口說話。
  “不過你的堅持沒有意義,”高階魔鬼按住受傷的肩部,血淋淋的傷口很快恢復如初,“像這樣的攻擊,連皮毛都算不上,如果你妄想用牙齒來打敗我,恐怕要失望了——我接下來會一點點敲碎你的牙齒,然后把它們塞進你的肚子里,做好準備吧!”
  “但你依然覺得痛了,不是嗎?”佐伊喘了口氣,看著自己的手臂逐漸復原,“對了,我想多問一句,那種痛感是不是特別熟悉啊?”
  “雌性,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不行,要忍耐,不能讓它看到自己的沉醉,那樣會令樂趣減少——
  盡管這么想著,可她仍忍不住輕笑起來,“在你半死不活的時候,應該天天都能感受得到吧……”她指了指肩胛骨的位置,“從這里刺入,完整地切下一塊肉來,據你當時身體抖動的頻率來看,應該不會太好受。啊,我似乎忘了介紹,那個一路上對你關照有加的人,就是我。”
  “蟲子——!”卡布拉達比頓時勃然大怒,咆哮著舉劍斬了過來,“我要碾碎你!”
  ……
  第十六天,或更久。
  漆黑的地面已經淌滿了血跡,大部分為紅褐色,還有一小半呈現出幽藍。
  除此之外,到處都能看散落的斷肢、內臟……當然還有牙齒。雖說缺失的部位要不了多久就會補齊,但離體的東西卻不會消失,在這樣的環境下戰斗,稍有不慎便會滑倒。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佐伊得到了兩把勉強堪用的武器——一根從自己大腿上拆下來的股骨,以及半截魔鬼的脊柱。
  前者相當于一柄短錘,后者則可以當作刺劍來用,只要不跟魔力武器正面相碰,兩者揮舞起來還是挺順手的。
  四百年的時間足夠令她們變成精通各類兵器的專家。
  而她最喜歡進攻的部位,依舊是對方的肩部。
  痛苦,有時候甚至和傷口的大小無關。
  “如果你累了的話,現在不妨休息一下,”佐伊將脊柱掛在腰間,活動了下有些發麻的手腕,“畢竟你還要折磨我很長時間,慢慢來才能更盡興。”
  “……”魔鬼第一次沒有回應,它胸口起伏,猩紅的雙眼死死盯著超凡女巫,似人非人的面孔上已沒了最初的蔑視。
  兩者的實力并沒有發生扭轉,高階魔鬼的多種能力保證了它在戰斗中的優勢地位,佐伊往往需要付出數倍的代價,才能重創到對手,一旦出現失誤,則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飽受煎熬,被一根根掰斷手指、開膛破肚都是家常便飯,然而即使如此,氣氛卻漸漸變得不同起來。
  對于對方的沉默,佐伊絲毫不以為意,“我說……這里是你創造出來的空間嗎?”
  大概是真需要休息片刻,卡布拉達比緩緩開了口,“此處是意識流,是魔力與靈魂的結合,并不需要誰來創造。像你們這樣的爬蟲種,只怕很難理解。有機會進入意識流的,更是萬中無一——”
  “我見過更大的,完整得像一個世界,”她打斷道,“有人有樹有天有地,不像這里,什么都沒有。”
  “別說笑了,雌性!”魔鬼低吼道,“你根本不知道在意識流中構筑實體需要耗費多大的魔力,更別提完整的世界了!能做到這一點的,唯有魔力之源!”
  “又是魔力之源……明明和神明領域一樣,只是個虛無縹緲的概念,都不知道它在哪里,卻說得你好像真見過一樣。”佐伊取下脊柱,重新握在手中。
  “這都是鐫刻在傳承中的信息,也只有你們能對此一無所知了!”
  “那你可以講得再詳細點,拿出證據來說服我嘛。”
  “雌性,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卡布拉達比暴跳如雷,“這種低劣的套話技巧,我卡布拉達比大人怎么可能——”
  話音未落,一桿“投矛”便刺穿了它的腦袋。
  那白晃晃的矛身,正是佐伊之前握著的脊柱。
  “既然不想說的話,那休息時間也到此結束。什么時候想說了,再休息不遲。”她操起腿骨,直朝搖搖晃晃的對方撲去。
  ……
  第……數十天。
  “為什么,”卡布拉達比已完全沒了最初的氣勢,它將魔力之劍擋在胸前,仿佛像望著怪物一般注視著佐伊,“你難道就不懼怕痛苦嗎!”
  “如果說四百年前的戰爭讓我習慣了這種感覺,四百年后的沉淪又讓我遺忘了它——如果有一樣常伴在身邊的東西失而復得,你難道會畏懼它嗎?”佐伊揚起嘴角,到了這一刻,她已無需再隱藏自己,“事實上我還得感謝你。羅蘭陛下無法給予的體驗,就從你這兒補償好了。”
  “你這……瘋子!”
  “比起數百年時光,這不過是短暫的一刻——現在,輪到你來取悅我了。”
  當佐伊再一次將五指插入魔鬼的胸膛時,眼前的景象忽然扭轉起來,血肉、內臟和尸骸全部化作虛無,強烈的暈眩感籠罩了她。
  等她再一次睜開眼睛時,第三邊陲城大殿的穹頂重現在她眼前。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