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雖說有那么一瞬間,他很想吐槽一句「你也是塔達林的一員?失敬失敬」,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畢竟現在還是在審問階段,太過跳脫未免有損威嚴。何況處于心靈共鳴狀態下,連接者會將彼此的思想轉化成自身可以理解的語言,若缺乏對應詞匯,則會選擇盡可能相似的說辭代替,所以哪怕是常見語句,表達的也不一定是同樣的意思。
  然而魔鬼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陷入了極度的矛盾當中——
  “不,這說不通!你們這些蟲子根本沒有進入過天海界,又怎么可能得到傳承碎片?那根本不是你們能踏足的領域!但若不是如此,我們為何會失敗?謊言,都是謊言——我,卡布拉達比絕不承認!”
  在審問之前,羅蘭便清楚轉化初期是魔鬼最為脆弱的階段,據佐伊的說法,被魔力核心抽取靈魂后會產生極大的不適感,以至于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泄露一些平時不會輕易說出的消息,因此他步步jin *道,“還需要我進一步提醒你嗎?你們想要伏擊我的大軍,卻被迫現身應戰,還未靠近陣地便死傷慘重。而你帶著手下試圖挽回敗局,剛落地就被神罰女巫擊到,連打個哈欠的時間都沒能撐到。如今打敗你的人就在面前,只要好好回想下,你完全能從她的視角中看到弱不經風的自己。”
  “你——”高階魔鬼的臉色一時變得極為難看。
  意識的交流快過一切,顯然在聽到他的話后,佐伊已經將戰斗場面展現在腦海中。
  “不承認也無法改變你們慘敗的事實,由此可見你口中的不可能,歸根到底亦不過是個笑話。”羅蘭譏諷道,“不踏足天海界就無法得到傳承碎片?你不如先說說那是個什么東西,不統一定義的話,我又怎么解答你心中的疑惑?說不定在我們眼里,它并沒有那么珍貴。”
  “你簡直在逗我發笑,蟲子,”卡布拉達比的聲音充滿了怒意,“神意之戰的源頭、決定族群延續與晉升的關鍵,你居然說它不珍貴!?”
  帕莎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它是不是像塊紅色的水晶,外形呈尖銳的錐體狀,若深入接觸的話,便會被帶到一個極為空曠的大殿中,并看到一些不可思議的景象?」
  “神明遺物!”提莉也低呼道。
  “你們居然稱它為神明遺物?果然是低能的爬行種,”魔鬼不屑道,“那是族群固有的傳承,跟神明一點關系都沒有——吞噬它,族群將獲得升格;失去它,族群則成為他族的養份!現在你知道自己愚蠢在哪里了?那群地底懦夫覆滅時,你們這些爬行種還縮在地表,又怎么可能觸及這份獎勵?”
  羅蘭心里猛地一跳,原來這才是對方篤定人類不可能獲得碎片、或者說遺物的原因。作為被展示在畫卷中的文明一共有四個,既然消滅一族才能奪取遺物的話,人類確實沒有僥幸獲得的可能——地底文明消失于第一次神意之戰期間,那時候人類正和魔鬼打得焦頭爛額,哪有精力去參與另一場滅族之戰?
  他環顧四周,發現眾人的表情格外凝重,顯然都意識到了這份情報的重要性。
  首先,它從側面證實了塔奇拉女巫之前的猜測——「因為一塊不知道什么用途的石頭,就相互廝殺了數百年么?神意也太無情了」——羅蘭記得溫蒂曾發出過這樣的感慨,但現在看來,遺物不僅決定著文明的存亡,且對其他競爭者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在這一前提下,意味著神意之戰幾乎沒有和解的可能。
  其次,從高階魔鬼的說法來看,它們無疑是升格的受益者之一。雖然不清楚吞噬遺物的具體過程,但能把進化和新武器的功勞都歸結到遺物上,這讓羅蘭不禁聯想到了知識傳承。難道此次曙光境出現的異種魔鬼與巨型骨架正是跟地底文明有關?
  這簡直比工業革命更加過分,如果說前者需要大量產業工人與生產資料的積累,直到技術突破一個節點后才會引發生產力的飛速進步,那么這種傳承就跟武俠小說里的傳功無異了——只要得到一個文明的遺物,便能掠奪失敗者的所有積累,倘若這是升格背后的真相的話,未免也太可怕了點。
  最后,作為畫卷中的一位競爭者,人類確實和其他族群差得太遠。就拿這段情報來說,盡管意義極大,但跟機密完全搭不上邊——就算了解了遺物所蘊含的分量,對戰爭結果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打不過的依然打不過,屬于誰知道都無妨的內容。可偏偏就是這樣的內容,人類卻始終只有一個模糊的輪廓,近千年的時間都未能徹底團結起來,從而導致了一敗再敗。
  此刻想來,只能說人類為內斗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羅蘭舔了舔略有些干燥的**,將腦子里涌出的眾多新疑問掃過一遍后,選出了一個最為關鍵的問題。
  “這一切都是來自神明的安排么?所以你們也會將戰爭稱作神意之戰——”
  “你就是這么了解神意的?”大概是沉默時間太長,再次開口時,高階魔鬼的聲音已經平靜了許多,“好吧,讓你們死得明白點似乎也不錯。聽好了蟲子,這場戰爭無關神明,只關乎族群自身。最終的升格者將打開通往魔力之源的道路,從而獲得無所不能的力量,在那份力量面前,我意即神意!當然這一切都跟低等爬蟲種無關,你們的命運注定是滅亡!”
  “你從哪里知道這些的?”
  “怎么,你以為我卡布拉達比還會繼續談下去嗎?”對方發出一聲冷笑。
  “什么意思?”羅蘭忽然覺得有些不對,“佐伊?”
  “這只雌性暫時恐怕沒法聽到你們的聲音了——利用轉移靈魂的伎倆打亂我的陣腳,再由讀心能力的蟲子來窺視我的思想?這幾百年來你們還真是沒有什么進步。”不知何時,佐伊的聲音已變的冰冷無情,“在我卡布拉達比面前玩弄魔力花招,簡直是自尋死路,我雖然沒法控制這具軀體,但不代表我沒法利用魔力!”
  “卡密拉!”羅蘭猛地朝沉睡島大管家喊道。
  “晚了,和這只雌性說再見吧!”
  隨著一陣刺耳的笑聲,佐伊陡然閉上了嘴,而卡密拉.戴瑞則一臉蒼白,仿佛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情一樣,“神罰武士身上的靈魂……消失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