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當然聞所未聞,如果四百年前魔鬼便擁有了這樣的能力,女巫帝國別說是多撐十年,恐怕一兩年內就會被魔鬼趕盡殺絕。
  畢竟單靠數量稀少的超凡者,根本無法與源源不絕的敵人相抗衡,一旦每個前哨站都放置一塊神罰之石,女巫就只有坐以待斃的份。
  羅蘭自然清楚想要削出這么一根神罰石柱有多么不易,神石的特性便是越完整越堅固,北坡礦山底層的原生巨石哪怕用火*近距離直擊也只能留下幾個白點,唯一的開采方法是用魔力之血一點點侵蝕剝離后再進行切割打磨,因此體積較大的神石都價值不菲。
  不過哪怕是放在赫爾梅斯大教堂里的鎮殿石都沒大到這個程度——從冰女巫的描述來看,魔鬼竟像是直接用某種利器切下了一段原石,如果不是對方掌握了匪夷所思的加工技術,就是對魔力的認知更深入了一層。
  而無論哪者對人類而言都不是個好消息。
  “聯系魔鬼新出現的武器來看,這四百年時間它們也沒閑下啊……”羅蘭敲打著桌面道,“第三次神意之戰恐怕會比預想中的更艱難。”
  最初的擔心應驗了,比起聯合會時代的魔鬼,它們如今不僅更加狡詐,連技術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像爬行怪這樣的混合生命體,簡直是專門用來對付普通戰斗女巫的利器,兩公里的射程足以令它們在對手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發起打擊,等到女巫軍隊反應過來時,基本也來不及使用能力了。
  即便擁有像希爾維這樣的觀察者,只要敵人進行覆蓋打擊,防御能力被限制在五米內的女巫又能保護下幾名隊友?
  “盡管不想承認,但魔鬼的進化速度確實超過了我們。”佐伊開口道,“倘若這是一場聯合會時代的戰爭,我們只怕已經一敗涂地了。”
  羅蘭自然能想象得到,被兩面包夾、后路被斷、天上有高階魔鬼督陣、地面上有人數遠超女巫的狂魔,加上具備大范圍殺傷能力的新型魔鬼,估計只有極少數女巫能活著逃出伏擊圈。
  現在的問題是,這五只爬行怪到底是魔鬼僅有的王牌,還是先遣大軍中的一小部分?除了像爬行怪這樣的異種外,魔鬼還發展出了其他戰爭武器嗎?它們又會是什么樣子,該要如何應對?
  這都是無冬城目前急需了解的情報。
  匯報完戰果,接下來便是第一軍的傷亡情況。
  關于這部分內容,戰斗結束后羅蘭就已經知道了個大概,而時隔四天后的詳細統計也沒有差出太多,毫無疑問,這都是娜娜瓦和莉莉兩人的功勞。
  全軍共有一百九十余人負傷,七十五人陣亡,其中大部分死傷者正是由爬行怪造成的——從戰壕上方射入的石針令士兵避無可避,并且在穿透人體后沒入泥土中,差不多是將人釘在了壕(gou)里。而為了將傷者送到救護營地,急救小隊不得不先將一米多長的石針拔出,結果引發大出血。多處要害受創、加上不正確的救援方法,使得許多人在數分鐘內停止了呼吸。
  羅蘭當然不會去責怪救護人員——事實上,急救小隊的首次出場就已經為受傷士兵爭取到了大量時間。何況娜娜瓦的魔力必定無法同時救治如此多的傷患,因此只能采用流水作業的方法,依次先從致命傷開始愈合,如此一來小傷的應急處理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今后隨著戰爭規模不斷擴大,娜娜瓦能照顧到的傷員只會越來越少,第一軍終究還是得靠自己的力量來解決救治問題。
  “把犧牲戰士的骨灰帶回來吧,”他沉聲道,“灰堡不會忘記他們。”
  “是,陛下!”鐵斧同樣肅然回道。
  “那么……之后第一軍的行動,您有什么計劃嗎?”北地珍珠問,“敵人的損失顯然超過了它們的預期,據閃電小姐的觀察,塔其拉遺跡附近的巡邏恐獸都稀疏了許多,她一直*近到百公里內,才遇到攔截的魔鬼。另外希爾維小姐也確認了這點——除了那幾座高塔般的鐵架怪物外,余下的魔力光輝尚不到一千之數。換句話說,它們在沃土平原上的落腳點目前已經陷入空虛了。”
  羅蘭沉吟良久,才決定道,“等到傷者愈合后,就拔營返回無冬城吧。”
  “您擔心補給跟不上?”
  “如果我們不能占領遺跡,繼續北進就沒有意義。”他喝了口茶,“而且……冬天就快要來了。”
  雖然邪月并不以季節為準,但對于蠻荒周邊的人來說,永不停息的大雪與遮天蔽日的陰云才是真正的寒冬。
  那時候第一軍不僅要面對極為惡劣的氣候環境,還得提防無處不在的邪獸。如此遙遠的境外作戰,無冬城既沒辦法保證食物與抗寒物資的供應,也很難提供足夠的彈藥讓軍隊進行一場多面戰爭。
  因此留在蠻荒地過冬是一件風險極大的事情。
  等到大雪落下,再想撤退就沒那么容易了。
  “我明白了,”伊蒂絲應道,“參謀部會配合總指揮大人制定一份撤離方案的。”
  “一切以穩妥為重。”羅蘭正準備結束這次“遠程會談”時,愛葛莎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陛下,還有一件事情需要您知道。”
  “哦?你說。”
  “是這樣,那只被神罰女巫擊敗的高階魔鬼,目前仍然還活著……”
  聽完愛葛莎的講述,羅蘭不由得愣住了。
  “讓卡密拉鏈接魔鬼的心靈,這能行嗎?”
  不僅僅是意識,這在某種意義上來說甚至是感知共享、合為一體。換句話說,受術者在心靈共鳴時能體驗到作為一個魔鬼的滋味,而這可不是什么新奇有趣的事情——塔其拉女巫附身于載體時的經歷就能說明問題:不屬于人類的感官信息會令自身思緒產生混亂,熟悉后則無法再回到普通狀態,更別提兩個截然不同的心靈碰撞在一起會造成什么影響了。
  這讓他不禁想到了「精神污染」一詞。
  “風險很大,所以我和佐伊反復商量后,想到了一個可行性較高的方法。”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