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你們怎么看?”羅蘭望向墻壁上涌動的光幕,想要了解魔鬼的意圖,塔其拉遺民無疑是最有發言權的一批人。
  「老伎倆,」埃爾暇冷哼一聲,「恐嚇不起作用,就該采取武力了。我早就說過,一邊威脅施壓,一邊步步*近,是它們對付人類領主的拿手把戲。換成女巫城市的話,魔鬼只會選擇滅殺殆盡。」
  “可你上次預估的魔鬼推進時間是在半年左右。”
  「咳咳,這是按照一個大型營地的平均建造時間來推算的,或許它們太著急了吧。」后者的聲音略有些尷尬,「再說戰局本來就千變萬化,按圖索驥才是愚蠢的做法,我可沒要求您放松過警惕。」
  喂喂,這玩笑開大了吧,保持監視自然是有必要,但迎擊計劃都是按照該時間節點來排的啊。如果敵人需要半年時間來站穩腳跟,他的鐵軌都能鋪到對方臉上了。到時候什么裝甲列車、軌道大炮一起上,他就不信魔鬼還有精力開出前哨站來。
  “埃爾暇并沒有故意隱瞞,之前我也認同她的看法。”愛葛莎像是看出了羅蘭的懷疑,開口說道,“關于紅線擴張的時間表,是聯合會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得到情報,并且一直到圣城覆滅,這部分情報也從未出錯過——而半年時間已是魔鬼的極限。”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魔鬼如今已經突破了這個極限,那張用鮮血換來的時間表也一并不管用了?”伊蒂絲攤手道。“當然啦,四百年前的古老情報失去效力,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
  羅蘭不禁感到眉頭一跳,如果說在場的普通人里有敢站出來和“肉瘤怪物”針鋒相對的,北地珍珠毫無疑問是其中之一……考慮到他自己并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普通人,伊蒂絲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一個。
  埃爾暇果然起了反應,「凡人,你——!」
  在她徹底發怒前,帕莎的聲音及時插了進來,「或許是那些巨型骨架令紅線的擴張變得更加迅捷,但也可能是魔鬼另有其他目的——若不是為了進攻,前哨站的確可以開得更早一些,畢竟它的規模取決于紅霧的補給。所以你們沒必要為此事爭執,具體怎么做還得看國王陛下的意思。」
  不愧是塔其拉遺民的實際領導者,羅蘭暗自點頭,這番發言不僅令有可能的爭執消弭于無形,還兼顧到了他的感受,說話果然是一門藝術來著。
  只不過現實中的問題依舊存在——無論魔鬼是別有企圖,還是想早日進攻無冬城,這一變化都讓他失去了對圣城廢墟的監視。對于無冬城而言,其實并沒有太多對策可以選擇:如果幻象儀器沒有定位失誤,他或許還能再觀察一陣子,看看魔鬼到底有什么打算,但現在他必須得盡快鏟除掉眼前的這道障礙。
  “讓第一軍做好出征準備,”羅蘭深吸一口氣,轉頭朝鐵斧吩咐道。
  “是,陛下!”沙民的回答永遠干凈利落。
  「果敢的選擇,」埃爾暇稱贊道,「在戰爭到來時把眼睛蒙上無異于自殺,我們必須時刻掌握敵人的動向,才能做到有備無患。」
  “參謀部,明天太陽落山之前拿出至少一份方案來,”他特意掃了伊蒂絲一眼,“我要看到詳細的過程推演。”
  “陛下,”已正式轉業的拂曉騎士菲林.西爾特面露難色,“根據希爾維小姐的情報,飛行恐獸已經占據了那片區域,幾乎沒有方法可以確保第一軍在行軍中不會被發現。一旦暴露,我們只怕會寸步難行。”
  羅蘭也清楚這點,所以才會想在出發前拿到詳細的推演——作為全軍武器的設計者,他自然知道菲林的說法已足夠委婉。高射機*若不能做到提前架設瞄準,其效果將會大打折扣,同時和城墻防御戰不同,敵人可能來自四面八方,這便對彈幕的要求提高了好幾個層次。
  另外鐵軌沒有修建到位的情況下,意味著整個后勤需要靠雙腿完成,而輜重隊遭遇恐獸截擊的話,損失絕對不會是一個小數目。
  從無冬到敵人疑似哨站的距離,差不多四百公里,減去穿越迷藏森林的那一部分,也有一百七八十公里,一天時間內絕對沒法走完。中途不僅要扎營,數量還不止一個,而它們都會暴露在飛行魔鬼眼中,成為軍隊致命的弱點。
  他沒有那么多希爾維,以保證每支輜重隊都能避開魔鬼的襲擊;通常由新兵組成的后勤隊伍在遭遇敵人的偷襲后能有多么頑強的發揮,羅蘭也沒報多大指望。后勤線若是崩盤的話,別說寸步難行了,第一軍甚至都不一定能全身而退。
  但越是這種時候,他越不能露出猶豫之意,“先做方案,其他東西等我看過了再談!”
  “遵命,陛下。”菲林撫胸道。
  ……
  一晝夜很快過去,參謀部于次日下午便將方案遞了過來。
  而且是兩份。
  匯報者正是伊蒂絲.康德。
  “你沒睡覺?”羅蘭注意到她的眼睛略有些浮腫。
  “大家都在趕進度,我怎么好意思一個人回去休息,”伊蒂絲聳聳肩,“就當是為上次的過錯將功贖罪好了。”
  這算頗有微詞么,羅蘭不以為意地擺手道,“你直接說結論吧。”
  “是,”她指了指書桌左邊的那份,“如果按照正常行軍的方法,主力大軍一定會被恐獸注意到,之后它們能做到什么程度,得看指揮者的能力而定。由于缺乏這方面的情報,因此參謀部直接按最壞情況來假定,結論是第一軍能夠達成目的,但自身也會被魔鬼擊潰。五千人的部隊,大概能逃回一半左右。女巫的危險倒不大,只要不鋌而走險,應該能全員返回。”
  “這推演還真苛刻啊,”羅蘭揉了揉額頭,“是后勤出了問題嗎?”
  “沒錯,”伊蒂絲毫不避諱道,“補給路線被魔鬼襲擊,第一軍不得不分兵保護,但想要完全遏制敵人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日復一日的傷亡下,士氣會接連受挫,并影響到前線的信心。一周之后,敵人的攻擊將變得更加難以琢磨,同時主力軍開始對敵人的營地展開攻擊。這個部分可以說是作戰中最簡單的一個環節,您的軍隊順利摧毀了魔鬼前哨戰,不過后方卻起了大火。”
  “無冬城?”
  “不,是真的大火——魔鬼注意到了迷藏森林的不正常表現,決定縱火燒林。這會令葉子小姐構筑的安全通道不復存在,而運輸路線再增加三倍的話,第一軍會徹底失去補給,從而失去對敵人的火力優勢,因此只能選擇突圍撤退。”伊蒂絲咳嗽兩聲,“當然,我們或許把魔鬼的數量設定得有點多,但這也是不確定之事,從對方如此迫切的行動來看,它們恐怕不會輕易放棄前哨站所。”
  羅蘭不由得氣笑了,“敵人多也就罷了,放火燒林這點子是哪個混蛋提出來的?”
  “拂曉晨光閣下。”伊蒂絲慢條斯理道,“但經過我們分析,只要時間拉得足夠長,魔鬼發現迷藏森林有問題的概率會越來越大,所以并不能排除這個可能。”
  盡管羅蘭心里早有準備,可頭次見到如此不樂觀的推演仍有些郁悶,“那第二份呢?別告訴我也是同樣的結果——你們忙活了一晚上,就是想跟我說不行?”
  不過他也知道,想在沃土平原與魔鬼一決高下,陸路運輸便是遲早要面對的問題。如果能夠輕而易舉的將彈藥和糧食送到前線士兵手中,他又何必加班加點地修建出一條鐵路來?
  “不,陛下,”此時北地珍珠輕笑了起來,“第二份方案確實有所不同,既然我們無法保證補給線的安全,就讓它徹底消失好了。”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