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她現在已經能上岸了啊……”羅蘭饒有興致道,“我記得你曾說過,她選擇置身于大海后,很長一段時間都未和人類接觸過。”
  “多虧了提莉殿下和卡密拉女士的幫助,”瑪格麗感嘆地回道,“如果沒有依靠意識直接(gou)通的能力,恐怕她現在還無法適應正常人的生活。而且瓊已經完全忘記了該如何說話,雷霆大人為她找了好幾位學士,但效果都不理想,如今她仍只能說出少量詞語,連完整的交談都做不到。”
  說到這里,女商人停頓片刻,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羅蘭不由地問。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長時間變身的緣故,她的一些部位已變得和人類不太一樣了,”瑪格麗咬了咬**,“以我對女巫的理解,她們不使用魔力的時候,應該和常人無異。但瓊卻無法徹底回到之前的模樣,她的臉頰、頸脖、手臂和雙腿上都長著青藍色的鱗片,就跟那些……海鬼一樣。”
  羅蘭立刻聯想到了洛嘉的長耳朵,唔……鱗片皮膚似乎也別有一番風情啊咳咳,不對,現在不是考慮這種問題的時候,連狂焰三公主那對人畜無害的耳朵都能被沙民所忌憚,瓊的處境估計只會更糟糕。
  “有人惡意中傷她了?”
  “我們竭力防止過,但還是難免有人會把消息傳出去。”瑪格麗嘆了口氣。
  “想要教會她重新適應人類的生活,就無法避免和他人接觸,”雷霆的聲音也頗為無奈,“能接受她這副模樣的,即使在峽灣也是少數自從把她接到府里后,已經嚇跑了三名侍女,兩位學士了。外面甚至有人傳我在府里養了海鬼,或許大海才更適合她。”
  “若是我的朋友厭惡陸地上的生活,我自然不會讓她勉強留在島上,”女商人接道,“可從瓊與其他人接觸的過程來看,她并不討厭這一變化。盡管每周仍要花幾個時辰泡在海里,但她也樂于同那些接受她的侍女相處,另外比起之前的生食魚肉,她現在更喜歡烤熟了再吃。”
  然而這樣的環境只限于雷霆的府邸中羅蘭聽懂了對方的意思,卻一時也想不出什么好方法來。改變觀念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對于瓊來說更是如此。甚至她的問題比尋常女巫還要嚴重,獸化、畸形、或者說非人的外貌,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內,都屬于被歧視和排斥的對象。
  “總會慢慢變好的,”他只能安慰道,“能讓我近距離看看她的模樣嗎?”
  如果這個問題實在嚴重,那也只能將就著先做遮掩了例如像洛嘉的耳朵那樣,戴上帽子便基本與常人無異。
  “當然,”說完瑪格麗朝瓊的方向招了招手,“親愛的,到我這兒來。”
  但后者只是把頭伸出來看了一眼,接著又藏了回去。
  “呃……陛下,抱歉,她可能不太習慣這么多人的場面,”瑪格麗不好意思地躬身道。
  “看來是你嚇到她了,”夜鶯附在耳邊幸災樂禍。
  羅蘭瞪了身旁的空地一眼,咳嗽兩聲道,“無妨,反正她也要在無冬城待上一段時間,總歸會習慣的。我們先去船塢好了。”
  ……
  為了建造鋼鐵海船,羅蘭特意在淺灘西南角劃出了一塊近百畝的空地,并讓蓮在周圍升起土墻,形成了一道阻隔視線的屏障。四角不僅設置有哨臺,墻上還安排了第一軍駐防,因此除開參建工人,并沒有太多人知道這艘匯聚了無冬城頂尖工業水平的大船到底是什么模樣。
  當一行人穿過土墻,沿著z字形樓梯步入塢底時,隊伍里爆發出了一陣難以抑制地驚嘆聲。
  所有人都被展現在他們面前的龐然巨物吸引住了全部注意力。
  這絕對不是夸張。
  從下方欣賞海船時,最先看到的便是那高聳挺拔的船舷和圓滾滾的三桅帆船不同,它的干舷幾乎垂直于地面,而腹部也平坦無比,完全找不到凸出船體的龍骨部分。在視角受限制的情況下,眾人仿佛站立于一座巍峨的鋼鐵之墻下,其壓迫感可想而知。
  “三神在上……我沒做夢吧?”
  “它能有多重?二萬擔恐怕都不止。”
  “就算是最大的三桅船,估計也禁不起它一撞!”
  “別說帆船了,我覺得深海巨獸看到它,都會嚇得望風而逃!”
  “雷霆……不,飛鳥大人,您可沒說我們要擺弄的,是這么一個怪物啊!”
  隊伍頓時失去了秩序,水手們紛紛跑至船邊,撫*、敲打起船殼來,其興奮勁頭溢于言表。
  他們都是峽灣經驗最豐富的操船手,即使沒有見過類似的海船,也意識到了它的不凡之處。
  而雷霆此刻心中的震撼亦不比其他人少多少,或者說,還要更強烈一些。
  因為羅蘭的信中曾提到過,這艘船從上到下全部由鋼鐵所鑄,而他當時還以為是夸張的說法畢竟就算是常規的木船,也只會把最好的木材用在關鍵部位。因此在招攬手下時,他也只把這艘船描述成擁有鋼鐵骨架、足以對抗海線巨浪的無帆遠洋船。
  可眼前的事實告訴他并非如此。
  雖然他知道無冬城在造船技術上頗有一手,但沒想到能夸張到這個程度。先不說要如何才能把堅硬的鋼鐵拼接在一起,光是它所使用的原料,就不是峽灣諸島可以企及的了。
  鋼有多貴重?
  在各類商品中,鐵礦并不屬于奢侈品,一塊巴掌大小的生鐵錠,大約能賣三、四十枚銀狼。但若把它鍛打成鋼的話,價格則會翻上十倍到數十倍不等,以至于騎士們往往會將自己盔甲視作傳家寶,一代代繼承下去。
  更關鍵的是,這個過程極其耗費時間,一個鐵匠終其一生,也只能打出七八套合格的鋼制鎧甲。換句話說,就算把全峽灣的鐵匠全部召集起來,花上幾十年的功夫,也沒可能湊出這么多鋼鐵。
  最開始他向羅蘭訂購的,不過是一艘蒸汽明輪船,按照峽灣商會那邊探聽到的價格,也就三、四千枚金龍左右。因此當對方告知只收成本費用時,他并沒有太過在意,因為光是一條新航線的價值,就遠遠超過船本身的費用了。既然灰堡之王希望情報共享,這筆交易便不能說是占了對方的便宜。
  甚至他打算完成海線的探險后,再將船只的全部花銷一并付于羅蘭,不為別的,就當是對方照顧女兒的報酬,只希望閃電今后能在無冬過得更好。
  但此刻雷霆不禁開始懷疑,即便只算材料成本,這艘船的價格恐怕也是一個驚人的數字了。
  他不由得為自己的錢袋捏了把汗。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