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距離?
  十二公里。
  其他方向呢?
  安全。
  在心靈共鳴狀態下,兩人的交流過程被簡化了,安德莉亞只要冒出一個疑問,就能立刻得到答案甚至可以說,回答她的不是希爾維,而是她自己。
  擺脫最初的不適后,剩下的便全是自由與暢快她已經喜歡上了這種感覺,無論是一目千里的視線,還是與希爾維的意識交融,都令她的感知變得更為寬廣,仿佛連帶著世界都鮮活起來。
  不知道和提莉殿下共鳴又會是怎樣的感受?
  “飛行組通訊,這里是閃電。方舟組,你們能看到我嗎?”這時,另一對聆聽符印中傳來了閃電的聲音。
  安德莉亞收斂精神,將視野拉回,“找到你們了。”
  “這個高度如何?”
  “應該沒問題,只要找片云層躲起來就行。”
  “了解。”
  “咕。”
  在整個狙擊作戰中,閃電和麥茜將擔任起最后的補救工作,一旦未能取得有效擊殺,或是敵人數量超過了預期,她們便會從敵人的頭頂俯沖而下,近距離完成最后一擊。當小姑娘全速俯沖時,速度差不多是恐獸的三倍,加上麥茜出其不意的變身能力,成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但這招只能用一次。
  若場上還有其他魔鬼存在,她們就只能選擇撤退了。
  當然,安德莉亞根本沒考慮過讓她們出手。
  她對自己的能力有著足夠的信心。
  百發百中,這是她身為射手的驕傲,也是憑一己之力壓倒灰燼的王牌。
  她要讓這群小姑娘見識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專業。
  六公里。
  希爾維的聲音再次響起。
  啊,我瞄準它了。
  安德莉亞閉上眼睛,令自己的視野完全消失,隨后將注意力悉數放在了首個目標身上。
  五公里并非射程上的極限,也不是能力的極限,而是她個人的極限理論上只要在**的殺傷范圍內,見到即可命中,但魔力的上限制約了她的發揮,以至于她無法真正實現這點。
  若是一次性將魔力耗盡,女巫也會陷入到昏厥當中。
  五公里可以說是反復測試得到的最優解。
  隨著意念的驅動,體內的魔力瘋狂涌出,將她整個人都包裹起來,虛構的引導線很快出現,并同毫無察覺的恐獸連接在了一起。
  單看這條銀絲般的細線,恐怕很難和**的軌跡聯系在一起它實在扭曲得太夸張,先是如同一道拱橋高高聳起,直指向空無一物的天際,然后隨距離的增長變成了一道起伏不定的折線。
  沒錯,折線,這是自打安德莉亞拿到反恐獸狙擊*之后才見識到的軌跡,并且它時刻都在改變著形態,中段幾乎是隨風飄動,像極了一縷折斷的蛛絲。唯一的區別只在于,軌跡的末端永遠都固定在目標上。
  她曾問過羅蘭陛下,而陛下的回答則有些出乎意料。
  他說這種能力根本不能算是瞄準,因為瞄準無法測算那些已經發生、但尚未到來的事。**在出膛后速度會不斷下降,受外界環境的影響也會越來越大,比如一陣橫風就能**的落點偏離數百米以上,因此再精準的瞄準鏡,也無法讓射手做到百發百中。
  而拉大到五公里后,百發一中都成了奢求。
  「那我的能力是什么?」當時她問。
  「是猜硬幣。」對方似乎早就在等她這么問,雖然有些故作玄虛的嫌疑,不過她并不討厭,「如果外界條件完全一致,那么結果也會是固定的,想想看,只要你開*,那么**就一定會落在某個地方,那么如何才能讓它落在敵人頭上?這就像往天上拋起了一把硬幣,而你卻能提前選出那枚立起來的一樣。」
  「您確定?可我明明打牌時總是*不到自己想要的牌……」
  「咳咳,這兩者并不是一回事。總之,你想變得更強嗎?有一門學科或許能極大增幅你的能力也說不定。」
  「真的?是什么?」
  陛下笑了笑,「概率論。」
  如果說條件概率是在分析不同條件對結果的聯合影響,而你的能力便是將這些條件一個個變成常數,或是干脆抹去它們,這樣的能力可謂擁有無限潛力,只要你能徹底掌握它直到現在安德莉亞還清晰地記得陛下微笑著將書本遞給她的情景。
  而她當時也頗感振奮,仿佛一條無上坦途正在她面前緩緩展開,凌駕超凡之上就在今朝!
  然而這樣的感覺僅僅只持續到晚上,她翻開那本《概率論》之后。
  什么嘛!
  這根本不是正常人能看懂的東西好嗎!
  “咔”
  就在銀線融入世界背景的那一刻,安德莉亞扣下了扳機。
  遠超過栓動步*的轟鳴聲幾乎像錘子一般砸在她的胸口,火焰一閃即逝,與氣流同時抵達的是巨大的沖擊力。*托無法抑制地向后退卻,然后撞在肩頭,不過托尾特制的多道柔性緩沖涂層幫她卸去了大部分力道,而帶坐墊靠背的*架更是進一步將沖擊分散到全身。還未等塵埃落地,她已經做好了第二次射擊的準備。
  隨后陌生的魔力涌入了安德莉亞的體內。
  一切就像演練時安排的那樣,除開狙擊所必須的女巫和瑪姬外,其他人都可為她提供魔力來完成射擊,擔任保護之責的戰斗女巫也不例外。
  “怎么樣,打中了嗎?”眾人一臉關切地問。
  畢竟這一擊將決定此次任務的成敗。
  “**還要再飛一會兒,”安德莉亞信心滿滿地回道,“不過它已經命中了。”
  沒錯,就像陛下說的那樣。
  她已經在千萬枚硬幣中選出了那枚必然向上的幸運幣。
  即便希爾維也法捕捉到這顆**,她依然可以默默道出它的一生飛行四公里后,彈頭的高度已經低于魔鬼的飛行高度,盡管其速度依然具有可怕的殺傷力,準頭卻偏離了太多,照這樣下去,它只會一頭扎進泥地里。
  但一道劇烈的上風會改變這一切,它就像乘風而起的鳥兒,或是擦過水面的瓦片,再次昂首高飛,并沿著風向劃過一道弧線,繞過兩只在前的魔鬼后,從側面鉆入恐獸的肚皮。
  安德莉亞開出第二*后,并沒有急著準備下一次射擊,而是將目光對準的位于隊伍末端的恐獸她的首個目標。
  “嘭,”然后她輕聲說道。
  下一刻,只見恐獸猛地一顫,背上應聲掀起了一團血霧,大團內臟滑膛而出,肚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癟了下去。而騎乘的魔鬼更是直接斷成了兩截,上半身被高高拋起,罐子里的霧氣噴灑得到處都是。
  天空中宛若綻開了一朵血之花。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