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這樣做……真的沒關系嗎?”回音透過指揮所的窗戶,望著碼頭邊那些被抽得滿地翻滾的沙民,面上露出一絲不忍之色。
  “他們從來不知道紀律是何物,所經歷的生活一直是弱肉強食,想要讓這伙人盡快派上用場,除了戰爭外,也只有這個法子了。”鐵斧恭敬地回答道,“您在極南境待的時間不長,族長大人對您也十分關愛,所以您可能并不知道這些小氏族的秉性。這種程度的教訓不算什么,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必要的,否則他們只會認為傲沙毫無威信,軟弱可欺。”
  說到這里他少有的猶豫了下,“我想您覺得不大適應可能是因為……陛下有時候實在太過仁慈了。”
  “完全同意,”趴在窗邊的安德莉亞聳聳肩,“貴族里有一句諺語,蘿卜和大棒才是統治領民的最好方式。而蘿卜越粗壯,領主則越仁厚。”
  “蘿卜是什么?”蜂鳥好奇道。
  “一種食物,跟陛下的玉米差不多吧,算是晨曦王國的特產,”安德莉亞解釋道,“但再粗壯的蘿卜也比大棒細上許多,因此這句話的言外之意便是,懲罰要重過賞賜,領民才會懂得珍惜。像羅蘭陛下那樣的領主,在輝光城只會被按上一個敗家子的頭銜。”
  “這算你為數不多讓我覺得認同的話,”灰燼撇了撇嘴。
  “大概是陛下特別能說?”蜂鳥抵著下巴想了想,“他教圖拉姆說的那些話感覺挺有道理的啊……集體的力量總比個人要大吧。”
  “然而就算是圖拉姆,也只是把那些話強行背下來了而已,”鐵斧笑著搖搖頭,“若沒有親自去過無冬城,是無法想象出陛下到底建立起了怎樣不可思議的新秩序的。我相信將來有一天,整個灰堡都會變成無冬城的模樣,但現在顯然不行鞭子比語言更能讓他們記住南境的規則。”
  回音輕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下去。
  “總指揮大人,”一名士兵忽然走進了指揮所,“落石部和清泉部發生了騷動,有人正在與戍衛軍對峙。”
  “因為登船的事?”鐵斧的神情立刻嚴肅起來。
  “是,那些被擠下水的人叫上了他們的家屬,希望拿到同樣的糧食和酬金,因為他們并非不愿意前往黑水河谷,而是傲沙拒絕了他們。”
  “很好,現在是誰在駐守營地?”
  “火*二營。”
  “叫上兩個班,還有那幫想要報名參加第一軍的傲沙小伙子們,讓他們立刻到騷動地點集合,我馬上就到。”
  “是,大人!”
  眼見鐵斧要離開,回音忍不住叫住了他,“請不要對他們太過嚴苛了……”
  后者站在門口沉默了片刻,才撫胸向她行禮道,“我明白了……銀月大人,我會把握分寸的。”
  鐵斧離開后,回音有些郁郁地回到桌前。沙民北遷之事并沒有她想象的那么順利,明明只要按照陛下安排的做,大家就能過上好日子,可總有人把她傳達的話當作謊言,哪怕已經得到了一片豐沃的土地,仍無法徹底相信于她,相信于羅蘭陛下。
  她有些想念在無冬城的生活了。
  比起擔任氏族之首,她更喜歡站在城堡頂上,眺望群山與城市,唱著陛下所譜寫的歌謠的日子,當從未聽聞過的旋律響起時,她才能感受到真正的自由與快樂。
  到這里以后,她已經很久沒有唱過歌了……不知道羅蘭陛下是否又寫出了新的曲子沒有……
  何時才能夠再次放聲歌唱呢?
  ……
  “嘔”辛巴迪感到胃里像翻天攪地一般,隨著石頭船的起伏,一股酸液又涌了上來。他不顧船舷兩邊到處都是別人的嘔吐物,直接趴在圍欄上,張口嘔吐起來。
  “喂,你還好吧,”穆麗拍了拍他的背,臉色也有些發白在河灣里還宛如平地的石頭船一進入海中,便成了漂浮不定的落葉,受海浪的拍擊,船只好幾次都差點撞上岸邊的沙灘,橫向擺動從來沒有停止過。對于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大海的沙民來說,這完全就是一場折磨。
  “咳咳……勉強還行,”他吐完后有氣無力地癱倒在甲板上,“你記得我們在海上待了幾天了么?”
  “今天是第五天。”
  “這不對勁……”辛巴迪喘了口氣,低聲說道,“還記得清泉氏族的人說過什么嗎?他們……住在海邊的綠洲,應該不會認錯我們第一天傍晚時就越過了鐵砂城一帶,這證明石頭船跑得并不慢,可為什么現在還沒有到黑水河谷?”
  “你的意思是……”
  “傲沙的目的地不是黑水河谷,圖拉姆說謊了,他要帶我們去的地方比扼喉沼澤還要更靠南邊得多!”
  “更靠南?”穆麗也露出了擔憂的神色,“可那里什么都沒有啊,他們不會認錯路了吧?”
  “船是一直沿著海岸開的,不大可能認錯方向,”辛巴迪按住脹痛的額頭,“如果比扼喉沼澤還要接近南端,那就只有”
  “所有人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還沒等他說完,圖拉姆忽然出現在甲板中央,同時打斷了他的話,“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們馬上就要抵達目的地了,收拾好你們的行囊,準備排隊下船。記住,這次誰再掉進海里,可沒人再去撈你們了!”
  辛巴迪撐起身子,向船舷外望去,岸邊依然是光禿禿一片,毫無綠洲的蹤影,而遠處海面上翻涌的水汽與噴薄的煙柱證實了他的猜測。
  只有一個地方才擁有這樣不可思議的奇景。
  無盡海角莫金人的流放之地。
  越來越多的沙民發現了異樣之處,甲板上的人群變得躁動不安起來。
  “這里根本不是黑水河谷!傲沙騙了我們!”
  “為什么要把我們帶到無盡海角來?難道你想把我們都丟棄在這里嗎?”
  “我要回去,求求你,讓我們回去吧!”
  “都給我閉嘴!”到了這一刻,圖拉姆已沒有了隱瞞的意思,“我有說過此行要去的地方是黑水河谷的中部區域嗎?河谷支流遍布南端,自然也包括海角地區任何一條地底冥河,都從河谷延伸而來,難道不是么?”
  這簡直是狡辯!辛巴迪氣憤地想,如果一開始說要來流放之地工作,恐怕沒幾個人會申請報名。
  “沒有人會被遺棄在此,無論是傲沙氏族,還是灰堡人,都會和你們一道留守此地!”圖拉姆舉起手臂,大聲說道,“聽好了,從今天起,無盡海角不再是流放犯人的絕境,而是一座新生的城鎮!這是大酋長的命令!”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