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羅蘭好奇地打量著移動中的塔其拉高階女巫,她們身上的觸須分工明確,短的猶如蛇身般扭動,提供支撐和行走之力;長的則不斷插入頭頂或腳下的泥土之中,用于修正方向——有些觸須顯然長度驚人,從大廳穹頂高度來看,恐怕超過了百余米,而且還能收縮自如,宛如手臂一般。
  能支撐起這么長的觸須,恐怕再強大的肌肉都無能為力,他猜測是肉瘤內蘊含的魔力讓她們擁有了自由行動的力量,就跟那些體格明顯超過了重力限制的巨型邪獸一樣。
  繞過兩座魔力核心,走了數十步,帕莎在一個像是寶石鑄成般的立方體面前停了下來。
  “那是神罰之石,我不能靠得太近……”夜鶯在耳邊提醒道。
  羅蘭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朝帕莎問道,“遺物就裝在這里面?”
  「沒錯,只有這樣才能限制它的感召范圍,如果周圍完全沒有神罰之石存在,恐怕您城市里的居民都會在不經意間受到遺物的影響。」帕莎伸出數根觸須,搭在神石箱子上,卻沒有立刻打開它,「在接觸它之前,我必須先說明一些事情,以免您發生意外。」
  “這東西……有危險嗎?”溫蒂上前一步,下意識地擋在了羅蘭面前。
  「不用太過擔心,只要不單獨與遺物共處就行。」塞琳插話道。
  “什么意思?”羅蘭挑了挑眉頭。
  「正如我之前說的那樣——當在遺物面前敞開心防時,就能看到一些不可思議的景象,不管是女巫還是凡人,都可以感受到這種召喚。」帕莎的語氣變得嚴肅了不少,「不過請您記住,您看到的景象并不是完全虛構的。和幻象儀器不同,畫卷里的東西能對現實產生影響,這就是我想說的第一點,任何時候都不要單獨接受神明的感召。」
  畫中的景象可以影響到現實?羅蘭頓時覺得有些毛骨悚然,這不等于貞子從電視里爬出來一樣嗎?
  “為何多幾個人就沒有危險了?”
  「因為一旦受困于神明之境,身體會出現很明顯的反應,例如呆滯、遲鈍、囈語等等……這時候就需要您身邊的人將您拖離遺物的影響范圍。」帕莎解釋道,「史書中曾有過許多起單獨接觸遺物,最后靈魂無法回到軀體的記錄,而兩人、三人輪流接觸則可以有效降低這一風險。」
  “原來如此,”羅蘭望了眼塔其拉女巫,“換句話說,這里至少有五個人,所以幾乎沒有任何危險,對吧?”
  「如果不是如此,我們也不敢讓您近距離觀察它。」塞琳點點頭。
  「至于第二點,就由我來說明吧。」埃爾瑕冰冷冷的聲音響起,「你應該知道,遺物中的巨幅畫卷所展示的是異族文明,如果你有機會看到它們,它們有可能……不,是一定會試圖傷害你。我們可以幫助你強行脫離感召,但不能幫助你抵御恐懼。」她頓了頓,語氣中帶上了一絲譏諷,「到時候嚇得失了態,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
  “就這樣?”羅蘭不為所動道,“還有其他要說的嗎?”
  「你……」埃爾瑕大概沒料到他會如此滿不在乎,不由得微微一窒。
  “沒有的話就打開它吧。”
  羅蘭在心里嘆了口氣,對于飽覽各類怪獸、異型、驚悚、恐怖電影的現代人來說,本身就在接受程度上和古代人有著天壤之別。如果說毫無防備或許會被嚇得魂不附體,但埃爾瑕的這番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相當于高能預警,只要不會造成真正的傷害,他不認為自己會因為這種程度的恐嚇而放棄探索神明的奧秘。
  「我知道了,」帕莎收縮觸須,拉開神石箱子的門扇,露出里面呈紡錘狀的紅色晶體。
  遺物離開容器后,竟自然而然地漂浮起來,像那些魔力核心一般,靜靜懸浮在離地一米左右的半空中。
  「它不能離開神石的限制范圍,所以您需要靠近它,然后放松精神,即可前往神明之域。」
  “陛下……”溫蒂有些擔憂地抓住了羅蘭的手。
  “放心,有你們看著,不會發生什么意外的,”他安慰似地拍了拍紅發女巫的手背,“我知道自己會面對什么。”
  他所獲取的信息并非全部來自塔其拉女巫,無論是伊莎貝拉的回憶,還是他在夢境世界中對教會樞秘圣殿的考察都能相互印證——確實有這么一樣東西,能把人帶入到匪夷所思的“神明之境”中。
  羅蘭走到遺物旁盤腿坐下,閉上了眼睛。
  ……
  與此同時,帕莎也伸出觸須,和另外兩名同伴連接在一起。
  意識快速在三人之間流轉,將想要說的話映射在彼此的腦海之中。
  「居然如此狂妄,我倒真想見他被嚇得渾身顫抖,屁滾尿流的樣子,」埃爾瑕忿忿不平道,「否則他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將要面對的是何等可怕的敵人。等到被嚇得當場失禁,看他還有什么話好說。」
  「那對我們又有什么好處?」賽琳惱火地瞪了她一眼,「凡人上位者本身就很在意尊嚴與威望,如果讓他顏面盡失,只怕要連帶著記恨上我們了。若是失去他的支持,我們要怎么探索雪山,尋找天選者?更糟糕的是,萬一他對魔鬼打心底產生了懼意,那這個世界就完了!」
  「他不是什么都不怕嘛,反正我也提醒過了,你還能攔著他不成?」
  「帶他來接觸遺物本身就是個錯誤,」賽琳嘟囔道,「我從一開始就不建議這么做——至少得等到兩邊有了基本的信任再說。」
  「然后瞞著他?或是阻撓他接近神明遺物?那樣我們永遠也得不到他的信任。」帕莎輕嘆了口氣,「設身處地的想,你會信任一個連決定人類命運的關鍵之物都不愿讓你接觸的盟友嗎,哪怕說得再好聽,對方也不會領情。所以有些事情,一定要等他親身體驗過,才能明白我們的誠意。」
  「可是……」
  「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魔鬼和巨眼并不是每次都會出現。」帕莎像是在安慰賽琳,又像是在安慰自己,「而且即便他受到驚嚇而失態,只要我們保證守口如瓶,讓這一幕永遠不被世人知曉,他應該能理解我們的苦衷。」
  「那他帶來的那兩名女巫呢?她們也會保守住這個秘密嗎?」埃爾瑕不懷好意地問道。毫無疑問,在她看來,能讓凡人在女巫面前丟臉是一件頗為愉悅的事情。
  「那就不是我們能管得到的了。」
  ……
  當羅蘭再次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已經置身于一座無限廣闊的殿堂之中。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