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魯巴卡.血鞭剛從床上爬起來時,便聽到了西北小綠洲易主的消息。
  “是么?”他皺了皺眉,雖然昨晚也看到那片綠洲燃起了火光,但沒想到咆哮氏族連一個晚上都堅持不下來。最近銀川中有出現過擁有如此強悍實力的新氏族嗎?為何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魯巴卡拍了拍身邊躺著的寵姬,讓她裹著毛毯出去后,才望向手下,“仔細說說。”
  “是,根據那些逃回來的家伙報告,綠洲的大火不是挑戰者潛入后放的,而是父神的天火——”
  “放屁!”他吐了口唾沫,“這群懦夫,一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就推到三神身上,我要把他們統統吊死在鐵砂城門口!”
  “不過……”手下猶豫了會兒,“我的人今早也去了小綠洲營地一趟,發現那里的景象確實跟他們描敘的頗為相似……地面上有許多漆黑的大坑,尸體和房屋碎片灑得到處都是,并不像是單純的縱火能做到的。”
  “碎片?”
  “沒錯,就好像一只巨大的沙蟲或鉆地蝎碾過營地,把他們撕扯得七零八落一般。”手下斟酌著用詞,“待在營地里的人大多倒了霉,倒是在外面找樂子的家伙組織起了反擊,只是……他們連對手面都沒見到,就被擊潰了。”
  “換句話說,那群蠢貨中了伏擊,然后還沒*近對手就倉皇逃竄了?”魯巴卡開始有些懷疑自己是否對看門狗過于仁慈了,花費大把功夫拉攏他們,結果就只有這種程度?還是說,長期的安穩生活對實力的腐化比他預想的要更嚴重?“然后呢?到目前為止,他們甚至仍不知道占據小綠洲的是哪一個氏族?”
  “我的人正在打聽中,應該很快就能得到消息,”手下說到這兒頓了頓,有些遲疑道,“只是一些逃民說,他們看到了許多北方人的身影。”
  “北方人……”
  這個消息讓魯巴卡認真起來。
  他赤身地走到窗邊,望著西北方向,火光早已經熄滅,只剩下幾縷隱約可見的黑煙。
  盡管咆哮氏族是鐵鞭與削骨聯手拉攏的看門狗,但他并不是太在意對方的死活。挑戰者制度與其說是資格測試,倒不如說是六大氏族為自己設立的保護墻,這個道理在他入駐鐵砂城后才明白。
  神圣決斗僅僅是小規模的搏殺,挑戰者爭奪小綠洲卻是兩個氏族間的全面戰爭。兩邊即使殺得血流成河也不算什么稀罕事,畢竟就算不進入鐵砂城,綠洲也是每個氏族尋求壯大的必爭之地。無論哪邊勝利,一般都會付出極為沉重的代價,需要很長一段時間舔舐傷口。
  這段時間大氏族只要加以威*利誘,將挑戰者轉化成看門狗并不困難,特別是那種認為妥協只是暫時的,等恢復完全后遲早都要發起決斗的氏族,基本上到最后都沒能敲響鐵砂城的圣鐘。
  因為那時又會有新的挑戰者出現,將看門狗橫掃出局。
  大氏族正是通過這種方式,始終保持著自身不會陷入到傷筋動骨的困境中。
  如今鐵鞭已經爬到了第四的位置上,就算挑戰者立刻發起決斗,估計也不會找上他,因此小綠洲易手并非什么要jin 之事。
  但出現北方人就不同了。
  例如之前的碧水女王,就給鐵砂城造成過不小的混亂——哪怕淪為實際上的奴隸和打手,也會有許多人向往著北邊那片永綠之地。兩個潛在挑戰者的投奔讓小綠洲一下空了出來,導致后續之人可以輕松發起神圣挑戰,也正是趁著那場混亂,魯巴卡抓住機會,順利成為了第四位的大氏族。
  現在,他們又想要耍什么詭計?
  “去盯著那幫人,把事情打探清楚。”他回身對手下吩咐道,“北方人從那座城市來,有多少人,帶著什么武器,打的什么注意——我都要知道!”
  “是,族長大人!”
  或許,他該跟其他大氏族好好商量一番。
  極南境的規矩,決不容許外人來插手!
  ……
  到下午時,手下卻帶回來了一個令魯巴卡.血鞭不敢置信的消息。
  “你說什么?傲沙氏族?”
  “他們的確是這樣宣稱的,綠洲里的旗幟已經全部換成了傲沙的戰紋,我還看到了那名被當作奴隸販賣的傲沙公主!她已經成為了神女,正在召集新的族人,響應者似乎還不少!”
  這……怎么可能?
  魯巴卡并非對北方王國一無所知,神女在灰堡人眼中完全被視作邪惡的存在,如果沙民女奴的下場已算足夠悲慘,那么一個神女奴隸更是不會有絲毫翻身的可能。但現在,她是怎么贏得北方人的支持,反過來帶著他們以復仇者的姿態重返極南境的?
  他感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荒謬,以及隱隱的恐慌。
  莫金人一直被壓制在沙漠之中,并不是他們喜歡沙漠,而是因為他們始終無法與灰堡正面抗衡。若是對方想要對鐵砂城不利,各個氏族或許會團結一致對抗外來者,可萬一獲得了北方人支持的傲沙氏族只針對自己一家,其他氏族還會和鐵鞭jin 密相連嗎?
  這幾乎是一個不需要回答的問題。
  該死!
  他用力將桌上的酒杯砸向地面,又猛地踩上一腳,令其化作一攤晶瑩的碎屑。
  如果你想通過神圣決斗,來報當年的殺父之仇,就盡管來吧!魯巴卡惡狠狠地想,北方人或許武器精良、人數眾多,但在決斗上,莫金沙民才是最勇猛的武士!我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絕望的滋味!
  就在這時,又一名手下進入了他的大廳,“族長大人,傲沙氏族派人送來了一份禮物。”
  “什么?”魯巴卡感到頭上青筋直跳,“禮物?”
  “是,就放在外面的庭園里。”
  “帶我去看看,”他咬牙切齒道。
  ……
  那是一個碩大的木箱,約一人長,半人寬,就像是用幾塊普通的木板拼接而成的一般,四角釘有鐵釘,外表看不出任何異樣。
  “送它來的人呢?”魯巴卡問。
  “已經走了。”
  “來了幾個?”
  “呃……只有一人。”
  “一個人?”他挑了挑眉頭,上前踢了箱子一腳,木箱頓時翻滾了好幾圈,并發出哐當哐當的碰撞聲——里面似乎還裝著其他東西。只是按照這重量來看,幾乎相當于空心的一般。
  是斷肢與血肉,還是剝下來的人皮?除了恐嚇和虛張聲勢外,他想不出對方還會送什么過來。
  “搬到石堡里去,”魯巴卡冷冷地說道,“我倒要看看他們想耍什么花招。”
51真人游戏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