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二目

文字大小調整:
  鐵斧閉上眼睛,都能感受到被黃沙包圍的味道。
  這是他進入沙漠的第四天,也是第一軍離開無冬城的的第三周。此周結束后,冬季將走完三分之二,步入最為寒冷的冬暮。不過相比總是漫天飛雪的灰堡西境,這里受邪月的影響要小得多,盡管天空一直呈現出一股壓抑的灰色,但至少沒了凜冽刺骨的北風,以及足以凍僵整個沙漠的冰雪。
  由于銀川不與任何一條河流匯聚,且大部分水流都是從地底經過,因此軍隊只能靠步行前進。鐵斧沒有按照原定計劃,等待五百名駐守斷崖城的新兵也做好行軍準備,再混編成大部隊統一行動,而是將那些人丟給了布萊恩,自己先行一步,爭取早日趕至鐵砂城。
  新兵或許立在原地扣扣扳機還行,連續不斷的徒步行軍只會讓他們葬身沙海。而且即使多了這五百人,對局勢也沒有太大的幫助。
  他心里明白,想要達成陛下的目的,并不能靠火炮強攻獲得,第一軍是確保勝利果實的本錢,而不是征服沙民的手段。
  莫金人有著一套傳統的解決方法。
  至于那五百新兵,只要做好搶占銀川綠洲,確保鋒頭部隊不被人前后夾擊的簡單工作就行。
  在極南境,綠洲就意味著生命線,無論是進攻還是逃竄,都離不開綠洲的補給。
  面對整齊行軍的老兵們,哪怕沒有見過火*的威力,部族沙民也能感受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一路上沒有人站出來質詢盤問這支來自灰堡的軍隊,只有在裝滿水囊、補充完食物再次啟程時,沙民們才會在背后竊竊私語。
  照這樣的速度,今天夜幕之前,第一軍應該就能抵達鐵砂城之下。
  “我不太明白,所謂的神圣決斗,難道任何季節、任何時段都能隨時發起嗎?”一名有著一頭漂亮金發的女子走到回音身邊,她白皙的肌膚和傲沙氏族公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就算是貴族間的榮譽挑戰,也是允許拒絕的,畢竟誰都有狀態不佳的時候。像這么冷的天氣,誰都想窩在溫暖的火爐旁睡上一整天,而不是出來打打殺殺吧?我的意思是……萬一人家不答應神圣決斗該怎么辦?”
  鐵斧記得她叫安德莉亞,是經常跟在提莉殿**邊的戰斗女巫,按陛下的說法,原本外援只會有超凡者灰燼一位,但不知為何,她最終也跟了過來。
  “等到別人拿起斧頭沖進你的住宅,踢翻你的火爐時,就算不愿打打殺殺也不行了。”灰燼撇撇嘴,“你以為這種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一族生死的較量會遵循貴族間那一套虛偽的準則?”
  “那叫偷襲或屠殺,而不是決斗,”安德莉亞不屑道,“就算莫金人是蠻族,也不至于連這一點都無法區分。你以為誰都像你那樣不學無術嗎?”
  “當著回音說這話,你可真是飽學多才之人啊。”
  “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鐵斧倒沒有計較蠻族這個說法,邊陲鎮不問出身,這是陛下親口對他說過的話。比起莫金人,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身份,那便是無冬城居民。
  直到回音向他投來求助的目光,他才咳嗽兩聲,主動解釋道,“安德莉亞小姐的擔憂并不能算多慮,盡管神圣決斗不容拒絕,且必須是在雙方準備妥當的情況下,才會被三神認可,但決斗也不是想發起就能發起的,首先,挑戰者必須具備決斗資格。”
  “什么樣的資格?”
  “首先,必須是一個完整的莫金氏族。”鐵斧簡單介紹道,“一個人無法代表氏族,哪怕是族長或公主都一樣。這條規則就是為了避免勝利者只有少數十來人,卻占據了鐵砂城六分之一的地盤而定的。除此之外,它還將外族人排除出了決斗范圍鐵砂城允許外族人代表氏族上場戰斗,卻不允許他們占據核心權力。”
  “那豈不是說,我們根本沒有發起資格?”灰燼挑眉道,“回音被流放已有好幾年時間,傲沙氏族也已不復存在,還是說我們先得從尋找她的幸存族人做起?”
  “沒人能在無盡海角生存下來,”鐵斧搖了搖頭,“不過我們可以換一個方式,比如讓銀月大人成為一個新氏族的族長。”
  “這也……行?”安德莉亞愣道。
  “莫金人不像你們那般看重血統,比起血脈傳承,實力才是最重要的東西。”第一軍總指揮平靜地說道,“滿足上一個條件后,凡是能在鐵砂城周圍的小綠洲站住腳跟的氏族,便相當于擁有了決斗資格。這些小綠洲一共四個,新崛起的氏族通常會圍繞它們展開廝殺,沒有規矩,亦沒有限制,因此這四處也被稱為染血之地。”
  “它們就相當于入場門票,對嗎?”灰燼絲毫不以為意。
  “可以這么認為,事實上,這些氏族一般分為兩類,”鐵斧頓了頓,“挑戰者……和看門狗。”
  “看門狗?”金發女巫奇道。
  “就是那些不愿看到鐵砂城秩序發生大變化的頂層氏族所設置的障礙。”這次回答她的是回音,“他們憑借自身龐大的資源和影響力,招攬一大批武士組成一個混合氏族,扎根在小綠洲上。看門狗不會向主人發出神圣決斗,卻占據了挑戰者的位置,雖然不能進入鐵砂城中,憑借著小綠洲提供的水源和食物,卻也能活得不錯。”
  “聽起來就跟甘愿啃食殘羹剩飯的獵犬沒什么兩樣,”灰燼冷笑一聲,“這個形容倒也貼切。”
  “由于神圣決斗充滿了變數,所以大氏族都會對進駐染血之地的潛在挑戰者進行拉攏或收買。當年我的父親就是不愿意充當看門狗,執意向鐵鞭氏族發起神圣決斗,最終卻……”回音的聲音低落下去,顯然想到了傷心事。
  “他們會為當年的陰險行徑付出代價的,銀月大人,”鐵斧安慰道,“現在,死亡已經離他們不遠了。”
  “所以我們要先找一個挑戰者,然后讓回音取而代之對方的族長之位,再向六大氏族發起決斗要求?”安德莉亞問道。
  “人一旦安逸下來,就會失去向前的動力,所以占據小綠洲又沒立刻進行挑戰的,十有八九會成為新的看門狗。之后無論是用言語說服他們,還是用實力壓服他們,都不會那么容易。”鐵斧緩緩說道,“我們是奉國王陛下的命令,攜帶雷霆與恩賜而來,沒有必要這么麻煩。再不起眼的氏族,在第一軍的支持下也將變得勢不可擋。若有人膽敢攔在陛***前,就把他們統統碾成粉末好了。”
51真人游戏麻将